ual
加入好友
 
首頁 > Showcase > 校友動態
 
 
Tatler Taiwan--倫敦時尚學院校友專訪報導:Jonathan Anderson
 
時尚金童Jonathan Anderson如何成為時尚界最受歡迎的設計師之一?比起設計才能,這個致勝點才是成功者的思維!
 
時尚金童Jonathan Anderson如何成為時尚界最受歡迎的設計師之一?比起設計才能,這個致勝點才是成功者的思維!
Photo: Julian Broad/Contour by Getty Images
 

By Rosana Lai July 13, 2020
眾所矚目的設計金童Jonathan Anderson,同時掌舵兩個成績斐然的品牌JW Anderson和Loewe。但比起設計才能,他的致勝點更是不吝將掌聲分享給眾多工作夥伴們。
 
「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荒謬,但我最近很著迷於風吹過樹葉的聲音。」這位有著淡藍眼珠、留著偶像男團髮型的愛爾蘭設計師Jonathan Anderson一開口,聲音竟如此低沈渾厚。我們相約在英國時間早上7:30進行Zoom會議,對話的內容是樹木。「這是我第一次領悟到那其實是好多好多樹葉發出的聲音,然後我就想說:『如果我可以將每一片樹葉的聲音切割出來、放進秀上的音樂,再放入一些我們同樣熟悉的聲音,也把它們分解成更有藝術感的音符,那會是什麼樣子?你懂我的意思嗎?』」 Covid-19疫情儘管造成世界各地損傷慘重,卻也激起一些意料之外的火花:七年來Jonathan Anderson第一次沒能遵守每週例行的行程──從他在東倫敦的維多利亞式住家,搭乘歐洲之星前往巴黎聖敘爾比斯廣場(Place Saint-Sulpice)的辦公室。他反而和所有人一樣,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家隔離,拿著放大鏡檢視生活周遭的每一個角落。

 
年僅36歲的Jonathan Anderson,坐擁同名品牌JW Anderson和LVMH集團旗下西班牙皮革老牌Loewe的創意總監之位。90年代確實有過一波這樣的風潮,John Galliano、Marc Jacobs和Karl Lagerfeld都曾經同時掌舵兩個品牌,但現在已經鮮少有設計師有這樣的能耐,更別說像Jonathan Anderson一樣兩邊都做的風風火火。這位設計金童的聲勢逐年高漲,在2015年英國時尚大獎(British Fashion Council awards)上一口氣拿下最佳男裝設計和最佳女裝設計大獎、是LVMH青年設計師大獎陪審團的一員、2019年受前英國總理Theresa May封為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(Victoria & Albert Museum)的董事會成員。說Jonathan Anderson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稍嫌保守了些,他曾形容自己為求成功,願意不擇手段。「我當然只想成為最好的,不然這一切努力又是何必?」他聳肩說道。

See also: Jonathan Anderson On What Won't Be Coming Back Post-Pandemic

 
JW Anderson 2020早秋系列服裝。 (Photo: Courtesy of JW Anderson)
手作的重要性

在我們通話的過程中,我發現Jonathan Anderson深知自己作為時尚設計師和文化策動者的定位,他一直在用自己的鎂光燈,照亮許多合作過的藝術家和工匠。「疫情過後,我們必須更了解怎麼做時尚、是誰在製作,也必須明白,沒有一個環節是理所當然的。」Jonathan Anderson說道,「當人們知道一件商品是怎麼製成的、為什麼可以做到這麼好,可能就更想買下這些可以流傳後世的商品。」
 
今年,JW Anderson團隊研發出一種用來製作包款的雙面布料,每一個包包使用了40個回收寶特瓶,品牌也僱用了英國的傳統漁網編織者,來製作下一個麥稈托特包。Loewe則和2018年Loewe工藝獎(Loewe Craft Prize)的決賽入圍者、日本陶藝家桑田卓郎(Takuro Kuwata),合作2020秋冬女裝系列洋裝上的珠飾面板,以及托特包上海膽狀的鈴鐺。Loewe工藝獎是Jonathan Anderson於2016年創辦來表揚工藝、鼓勵全世界年輕藝術家的獎項,設計師本人也從各處展現出其對工藝的迷戀,除了針織、編織、木工等,陶藝無疑是他的最愛,他收藏了許多陶藝家Hans Coper、Lucie Rie的器皿、小雕像和鈕扣等作品。「陶藝是一個將思想實體化的過程,它讓你藉由雙手,去捏出腦中的想法。」談起喜歡的東西,Jonathan Anderson說得慷慨激昂,「陶藝所需的技巧非常高超,它是一個有形體的藝術,是一種可以對話的語言。」

See also: How Satoshi Kondo, New Head Designer Of Issey Miyake, Steers The Brand In A New Direction

 
JW Anderson 2020春夏女裝系列的繫帶涼鞋。(Photo: Alexander Coggin)
 

彷彿是對當今業界價格兩極化的公然宣戰,Jonathan Anderson並不屬於奢華或平價的任何一方,他善於創造出適合百搭實穿的質感單品,訂價上也不至於貴得讓人目瞪口呆。2017年他遇上了知音Uniqlo,Jonathan Anderson相當欣賞Uniqlo創辦人柳井正的精神,其一絲不苟的態度和平衡品質和價格之間的堅持,讓Jonathan Anderson盛讚柳井正是「時尚界裡我遇過最激勵人心的人物之一。」

從平凡到夢幻

「很開心我的商品是我身為藥劑師的姐妹也能負擔的價位,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花1,000歐元買一個包。」Jonathan Anderson說道,他本人倒是一天到晚穿著Uniqlo的黑、白、灰T恤和簡單的牛仔褲。
 
「小時候還沒有Uniqlo的時候,我都在Marks & Spencer買所有的衣服。」Jonathan Anderson笑道,語句間夾雜著北愛爾蘭腔。「我不擅長盛裝打扮,每次我認真想要穿點什麼,看起來就會很蠢。」這豈不和你的設計商品背道而馳嗎?我問道。「我想如果我自己代表了某種時尚宣言,那就會很難創造出其他不同的樣貌。」他答道,「設計師應該要有一定的中立性,才能有更多想像與創造的空間,你懂我意思嗎?」

 
Loewe和Paula Ibiza合作的2020系列服裝。(Photo: Courtesy of Loewe)
 
JW Anderson 2020春夏女裝系列廣告。(Photo: Courtesy of JW Anderson)
 
 
旅程開始

Jonathan Anderson在北愛爾蘭的馬拉費爾特(Magherafelt)長大,媽媽是老師,爸爸是英式橄欖球教練,他從小成長於北愛爾蘭動盪的80、90年代黑暗時期,搖滾樂隊U2的《Sunday Bloody Sunday》可以說就是他童年生活的寫照。因此Jonathan Anderson學會了跳脫現實、逃離到幻想之境,以撐過一些昏暗的歲月。而從他現在的作品,依然可見其神遊至遠方(Loewe和設計師品牌Paula Ibiza合作推出的膠囊系列,就是以Jonathan Anderson小時候和家人出遊的回憶作為靈感,透過紮染、印花帶來Ibiza島的愉快氛圍)。Jonathan Anderson在早年被診斷出有閱讀障礙,或許正是因此激發了他轉而追求別種方式的情緒表達。他曾搬到美國華盛頓,在一家戲劇製作公司Studio Theatre接受專業演員訓練。Jonathan Anderson十分著迷於莎士比亞的浪漫情節和場景,「莎士比亞是英國最偉大的資產。」他說道,而帶領他進入時尚領域的,正是《仲夏夜之夢》的戲服。Jonathan Anderson在倫敦時尚學院(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)修習男裝設計之後,跟在Miuccia Prada的左右手、時尚編輯暨造型師Manuela Pavesi旁學習,在Prada做了兩年的櫥窗陳列。有沒有想過要加入Prada?「我在體制下不是很會生存。」設計師坦言,在他厚臉皮的笑容之下藏有叛逆的勝利,「這就是為什麼我成立了自己的品牌,因為我意識到自己不適合為他人工作。」

See also: Meet The 5 Hong Kong Designers Shaking Up The Local Fashion Scene This Year

「你並不擁有這些東西,但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界,重新詮釋一個既有的物品,這就像是一種資訊的傳遞。」

Jonathan Anderson

 
 
Pushing The Envelope

2008年創立的JW Anderson,一開始是主打中性設計的男裝品牌,2010年才加入了女裝設計,並於同年登上倫敦時裝週,成為炙手可熱的女裝大秀。設計師自己定義JW Anderson為一個「文化策動者」,隨意的裝飾設計、綴滿亮片的大圓球狀澎裙、帶點反諷意味且氣質獨特的巨型風衣......還記得JW Anderson 2016秋冬男裝系列,外套上那個史萊姆綠的蝸牛圖案嗎?嗯,這是設計師對當今世界高速運轉的註解。「我喜歡遊走於實用和美觀之間,偶爾翻轉一下思維。」難怪那些Jonathan Anderson最具實驗性的商品,也不會顯得太過空泛,JW Anderson被搶翻的「帽子手袋」(Cap Bag)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這個棒球帽形狀的斜背包,由西班牙工廠手工製造而成,「它基本上遵從了Marcel Duchamps的現代藝術精神—將日常事物轉化為藝術品,賦予它一個全新的精神和目的,或者是,讓它完全沒有目的。」設計師解釋道。

Jonathan Anderson從戲劇界叛逃到時尚圈之後,他的設計才華和淵博知識吸引了LVMH集團高層Delphine Arnault和Pierre-Yves Roussel的目光。Pierre-Yves Roussel是LVMH集團的前執行長,當時負責挖掘設計新秀,在2013年購入JW Anderson股份,並邀請Jonathan Anderson來振興這個1846年創立、當時已顯疲態的西班牙皮革老牌Loewe。在Jonathan Anderson之前,有一票設計師企圖重振Loewe,包括Narciso Rodriguez、現任Coach設計總監Stuart Vevers,以及José Enrique Oña Selfa等,但都成效不彰。在去了一趟Loewe位於馬德里(Madrid)的工廠後,Jonathan Anderson看到了皮革工匠的高超技藝和品牌背後的豐沛資源,因此接受了Loewe的創意總監之位。和年輕的同名品牌JW Anderson比起來,Loewe描繪著一幅線條優雅、溫和的自然田園景色,有著針織、不對稱維多利亞式蕾絲洋裝,時而佐以原始粗獷的邊線。在Loewe,Jonathan Anderson創立起一片品牌的文化版圖,設計師視自己的任務為時尚界的傳統工藝擔當,而他也成功為品牌打造出此等形象。Loewe的銷售額在他接任之後,持續帶來二位數字的穩定成長。

 
Loewe 2020春夏女裝系列廣告。(Photo: Courtesy of Loewe)
 
 
Team Player

Jonathan Anderson每年產出18個精彩的系列,讓他成為當今業界最多產的設計師之一。他把這些功績視為是自己的初生之犢不畏虎,並歸功於手下有兩個非常專業、忠心的團隊。設計師每個禮拜將三天的時間花在JW Anderson、兩天的時間花在Loewe,兩邊擁有各自的員工和專線來協助他清楚劃分職務。「你不可能只靠一個球員贏得比賽,這觀念絕對是從我爸爸身上學來的。我學習到團隊合作的重要,以及不斷提升身邊的團隊成員,都有助於品牌的成功。」
 
或許Jonathan Anderson其中一個最討喜的特質就是拒絕攬下所有功勞。身為一個自立門戶的創業家,他說自己並不像Azzedine Alaïa這種傳統設計大師,可以剪裁出最完美的洋裝版型。Jonathan Anderson更像一面稜鏡,折射出所有他的收藏作品、藝術喜好,並映照到服裝上。Jonathan Anderson的時裝秀像一本大型剪貼簿、一場展覽,而人人都沈迷其中。

「設計師要存有一定的中立性,才能有更多想像與創造的空間。」

Jonathan Anderson

 
 

我的大腦運作不像Azzedine Alaïa那樣,從服裝的輪廓版型出發。我想的是,把擁有相同美學理念、技巧高超的工藝大師聚集在一起,盡可能地呈現出我看到的世界。」Jonathan Anderson說道。設計師對於自己的靈感來源開誠佈公、信心滿滿,同時也恭敬虔誠。他挑戰了現代文化圈強調的個人創造力,合作對象從陶藝家到音樂家,無所侷限,Jonathan Anderson希望這些想法一旦出了他的腦袋,就能通往一個共享的領域,活出新的生命。「你並不擁有這些東西,但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界,重新詮釋一個既有的物品,這就像是一種資訊的傳遞。」現在的我,若是在Jonathan Anderson的秀上聽見一串樹葉沙沙聲,也不至於太驚訝了。
 
我問他是否覺得自己正鴻運當頭,所有與他相關的創作彷彿都鍍了一層金?(這個秋冬JW Anderson即將和Moncler聯手推出最新系列)Jonathan對此一笑置之,彷彿現在就來談論他的成功,好像還太早了些。「不管是時尚、電影還是音樂,人們都會透過房間裡的一扇窗戶,對你投以關注的眼神。我覺得如果我站在那個光芒下,好像就很難再前進到別的地方。」他表示,「不要因為舒服就待在原地,永遠都要把眼光放在前方,你懂我意思嗎?」



文章出處: https://tw.asiatatler.com/style/jonathan-anderson-designer-loewe-interview?fbclid=IwAR22KG7OO2p05C5DtVA_PBQNEZoqVMjmjwFdkWUMKGB0Y1NNDbSz_TqVF5w#.X08V4K8NKqs.facebook

 
 
 
  i-Link伊林文教  台北 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250號11樓之3 02-8771-8681  02-8771-8683
 台中 台中市南屯區公益路二段8-1號12樓 04-2319-2048  04-2319-2049
 上海 上海市徐匯區天鑰橋路325號嘉匯國際廣場A棟 2112-2113室 +86-21-3363-2278  +86-21-3363-2280
   【 諮詢前請來電預約時間 】
發佈時間:2020-09-08
Tatler Taiwan--倫敦時尚學院校友專訪報導:Jonathan Anderson
時尚金童Jonathan Anderson如何成為時尚界最受歡迎的設計師之一?比起設計才能,這個致勝點才是成功者的思維!
 
時尚金童Jonathan Anderson如何成為時尚界最受歡迎的設計師之一?比起設計才能,這個致勝點才是成功者的思維!
Photo: Julian Broad/Contour by Getty Images
 

By Rosana Lai July 13, 2020
眾所矚目的設計金童Jonathan Anderson,同時掌舵兩個成績斐然的品牌JW Anderson和Loewe。但比起設計才能,他的致勝點更是不吝將掌聲分享給眾多工作夥伴們。
 
「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荒謬,但我最近很著迷於風吹過樹葉的聲音。」這位有著淡藍眼珠、留著偶像男團髮型的愛爾蘭設計師Jonathan Anderson一開口,聲音竟如此低沈渾厚。我們相約在英國時間早上7:30進行Zoom會議,對話的內容是樹木。「這是我第一次領悟到那其實是好多好多樹葉發出的聲音,然後我就想說:『如果我可以將每一片樹葉的聲音切割出來、放進秀上的音樂,再放入一些我們同樣熟悉的聲音,也把它們分解成更有藝術感的音符,那會是什麼樣子?你懂我的意思嗎?』」 Covid-19疫情儘管造成世界各地損傷慘重,卻也激起一些意料之外的火花:七年來Jonathan Anderson第一次沒能遵守每週例行的行程──從他在東倫敦的維多利亞式住家,搭乘歐洲之星前往巴黎聖敘爾比斯廣場(Place Saint-Sulpice)的辦公室。他反而和所有人一樣,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家隔離,拿著放大鏡檢視生活周遭的每一個角落。

 
年僅36歲的Jonathan Anderson,坐擁同名品牌JW Anderson和LVMH集團旗下西班牙皮革老牌Loewe的創意總監之位。90年代確實有過一波這樣的風潮,John Galliano、Marc Jacobs和Karl Lagerfeld都曾經同時掌舵兩個品牌,但現在已經鮮少有設計師有這樣的能耐,更別說像Jonathan Anderson一樣兩邊都做的風風火火。這位設計金童的聲勢逐年高漲,在2015年英國時尚大獎(British Fashion Council awards)上一口氣拿下最佳男裝設計和最佳女裝設計大獎、是LVMH青年設計師大獎陪審團的一員、2019年受前英國總理Theresa May封為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(Victoria & Albert Museum)的董事會成員。說Jonathan Anderson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稍嫌保守了些,他曾形容自己為求成功,願意不擇手段。「我當然只想成為最好的,不然這一切努力又是何必?」他聳肩說道。

See also: Jonathan Anderson On What Won't Be Coming Back Post-Pandemic

 
JW Anderson 2020早秋系列服裝。 (Photo: Courtesy of JW Anderson)
手作的重要性

在我們通話的過程中,我發現Jonathan Anderson深知自己作為時尚設計師和文化策動者的定位,他一直在用自己的鎂光燈,照亮許多合作過的藝術家和工匠。「疫情過後,我們必須更了解怎麼做時尚、是誰在製作,也必須明白,沒有一個環節是理所當然的。」Jonathan Anderson說道,「當人們知道一件商品是怎麼製成的、為什麼可以做到這麼好,可能就更想買下這些可以流傳後世的商品。」
 
今年,JW Anderson團隊研發出一種用來製作包款的雙面布料,每一個包包使用了40個回收寶特瓶,品牌也僱用了英國的傳統漁網編織者,來製作下一個麥稈托特包。Loewe則和2018年Loewe工藝獎(Loewe Craft Prize)的決賽入圍者、日本陶藝家桑田卓郎(Takuro Kuwata),合作2020秋冬女裝系列洋裝上的珠飾面板,以及托特包上海膽狀的鈴鐺。Loewe工藝獎是Jonathan Anderson於2016年創辦來表揚工藝、鼓勵全世界年輕藝術家的獎項,設計師本人也從各處展現出其對工藝的迷戀,除了針織、編織、木工等,陶藝無疑是他的最愛,他收藏了許多陶藝家Hans Coper、Lucie Rie的器皿、小雕像和鈕扣等作品。「陶藝是一個將思想實體化的過程,它讓你藉由雙手,去捏出腦中的想法。」談起喜歡的東西,Jonathan Anderson說得慷慨激昂,「陶藝所需的技巧非常高超,它是一個有形體的藝術,是一種可以對話的語言。」

See also: How Satoshi Kondo, New Head Designer Of Issey Miyake, Steers The Brand In A New Direction

 
JW Anderson 2020春夏女裝系列的繫帶涼鞋。(Photo: Alexander Coggin)
 

彷彿是對當今業界價格兩極化的公然宣戰,Jonathan Anderson並不屬於奢華或平價的任何一方,他善於創造出適合百搭實穿的質感單品,訂價上也不至於貴得讓人目瞪口呆。2017年他遇上了知音Uniqlo,Jonathan Anderson相當欣賞Uniqlo創辦人柳井正的精神,其一絲不苟的態度和平衡品質和價格之間的堅持,讓Jonathan Anderson盛讚柳井正是「時尚界裡我遇過最激勵人心的人物之一。」

從平凡到夢幻

「很開心我的商品是我身為藥劑師的姐妹也能負擔的價位,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花1,000歐元買一個包。」Jonathan Anderson說道,他本人倒是一天到晚穿著Uniqlo的黑、白、灰T恤和簡單的牛仔褲。
 
「小時候還沒有Uniqlo的時候,我都在Marks & Spencer買所有的衣服。」Jonathan Anderson笑道,語句間夾雜著北愛爾蘭腔。「我不擅長盛裝打扮,每次我認真想要穿點什麼,看起來就會很蠢。」這豈不和你的設計商品背道而馳嗎?我問道。「我想如果我自己代表了某種時尚宣言,那就會很難創造出其他不同的樣貌。」他答道,「設計師應該要有一定的中立性,才能有更多想像與創造的空間,你懂我意思嗎?」

 
Loewe和Paula Ibiza合作的2020系列服裝。(Photo: Courtesy of Loewe)
 
JW Anderson 2020春夏女裝系列廣告。(Photo: Courtesy of JW Anderson)
 
 
旅程開始

Jonathan Anderson在北愛爾蘭的馬拉費爾特(Magherafelt)長大,媽媽是老師,爸爸是英式橄欖球教練,他從小成長於北愛爾蘭動盪的80、90年代黑暗時期,搖滾樂隊U2的《Sunday Bloody Sunday》可以說就是他童年生活的寫照。因此Jonathan Anderson學會了跳脫現實、逃離到幻想之境,以撐過一些昏暗的歲月。而從他現在的作品,依然可見其神遊至遠方(Loewe和設計師品牌Paula Ibiza合作推出的膠囊系列,就是以Jonathan Anderson小時候和家人出遊的回憶作為靈感,透過紮染、印花帶來Ibiza島的愉快氛圍)。Jonathan Anderson在早年被診斷出有閱讀障礙,或許正是因此激發了他轉而追求別種方式的情緒表達。他曾搬到美國華盛頓,在一家戲劇製作公司Studio Theatre接受專業演員訓練。Jonathan Anderson十分著迷於莎士比亞的浪漫情節和場景,「莎士比亞是英國最偉大的資產。」他說道,而帶領他進入時尚領域的,正是《仲夏夜之夢》的戲服。Jonathan Anderson在倫敦時尚學院(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)修習男裝設計之後,跟在Miuccia Prada的左右手、時尚編輯暨造型師Manuela Pavesi旁學習,在Prada做了兩年的櫥窗陳列。有沒有想過要加入Prada?「我在體制下不是很會生存。」設計師坦言,在他厚臉皮的笑容之下藏有叛逆的勝利,「這就是為什麼我成立了自己的品牌,因為我意識到自己不適合為他人工作。」

See also: Meet The 5 Hong Kong Designers Shaking Up The Local Fashion Scene This Year

「你並不擁有這些東西,但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界,重新詮釋一個既有的物品,這就像是一種資訊的傳遞。」

Jonathan Anderson

 
 
Pushing The Envelope

2008年創立的JW Anderson,一開始是主打中性設計的男裝品牌,2010年才加入了女裝設計,並於同年登上倫敦時裝週,成為炙手可熱的女裝大秀。設計師自己定義JW Anderson為一個「文化策動者」,隨意的裝飾設計、綴滿亮片的大圓球狀澎裙、帶點反諷意味且氣質獨特的巨型風衣......還記得JW Anderson 2016秋冬男裝系列,外套上那個史萊姆綠的蝸牛圖案嗎?嗯,這是設計師對當今世界高速運轉的註解。「我喜歡遊走於實用和美觀之間,偶爾翻轉一下思維。」難怪那些Jonathan Anderson最具實驗性的商品,也不會顯得太過空泛,JW Anderson被搶翻的「帽子手袋」(Cap Bag)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這個棒球帽形狀的斜背包,由西班牙工廠手工製造而成,「它基本上遵從了Marcel Duchamps的現代藝術精神—將日常事物轉化為藝術品,賦予它一個全新的精神和目的,或者是,讓它完全沒有目的。」設計師解釋道。

Jonathan Anderson從戲劇界叛逃到時尚圈之後,他的設計才華和淵博知識吸引了LVMH集團高層Delphine Arnault和Pierre-Yves Roussel的目光。Pierre-Yves Roussel是LVMH集團的前執行長,當時負責挖掘設計新秀,在2013年購入JW Anderson股份,並邀請Jonathan Anderson來振興這個1846年創立、當時已顯疲態的西班牙皮革老牌Loewe。在Jonathan Anderson之前,有一票設計師企圖重振Loewe,包括Narciso Rodriguez、現任Coach設計總監Stuart Vevers,以及José Enrique Oña Selfa等,但都成效不彰。在去了一趟Loewe位於馬德里(Madrid)的工廠後,Jonathan Anderson看到了皮革工匠的高超技藝和品牌背後的豐沛資源,因此接受了Loewe的創意總監之位。和年輕的同名品牌JW Anderson比起來,Loewe描繪著一幅線條優雅、溫和的自然田園景色,有著針織、不對稱維多利亞式蕾絲洋裝,時而佐以原始粗獷的邊線。在Loewe,Jonathan Anderson創立起一片品牌的文化版圖,設計師視自己的任務為時尚界的傳統工藝擔當,而他也成功為品牌打造出此等形象。Loewe的銷售額在他接任之後,持續帶來二位數字的穩定成長。

 
Loewe 2020春夏女裝系列廣告。(Photo: Courtesy of Loewe)
 
 
Team Player

Jonathan Anderson每年產出18個精彩的系列,讓他成為當今業界最多產的設計師之一。他把這些功績視為是自己的初生之犢不畏虎,並歸功於手下有兩個非常專業、忠心的團隊。設計師每個禮拜將三天的時間花在JW Anderson、兩天的時間花在Loewe,兩邊擁有各自的員工和專線來協助他清楚劃分職務。「你不可能只靠一個球員贏得比賽,這觀念絕對是從我爸爸身上學來的。我學習到團隊合作的重要,以及不斷提升身邊的團隊成員,都有助於品牌的成功。」
 
或許Jonathan Anderson其中一個最討喜的特質就是拒絕攬下所有功勞。身為一個自立門戶的創業家,他說自己並不像Azzedine Alaïa這種傳統設計大師,可以剪裁出最完美的洋裝版型。Jonathan Anderson更像一面稜鏡,折射出所有他的收藏作品、藝術喜好,並映照到服裝上。Jonathan Anderson的時裝秀像一本大型剪貼簿、一場展覽,而人人都沈迷其中。

「設計師要存有一定的中立性,才能有更多想像與創造的空間。」

Jonathan Anderson

 
 

我的大腦運作不像Azzedine Alaïa那樣,從服裝的輪廓版型出發。我想的是,把擁有相同美學理念、技巧高超的工藝大師聚集在一起,盡可能地呈現出我看到的世界。」Jonathan Anderson說道。設計師對於自己的靈感來源開誠佈公、信心滿滿,同時也恭敬虔誠。他挑戰了現代文化圈強調的個人創造力,合作對象從陶藝家到音樂家,無所侷限,Jonathan Anderson希望這些想法一旦出了他的腦袋,就能通往一個共享的領域,活出新的生命。「你並不擁有這些東西,但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界,重新詮釋一個既有的物品,這就像是一種資訊的傳遞。」現在的我,若是在Jonathan Anderson的秀上聽見一串樹葉沙沙聲,也不至於太驚訝了。
 
我問他是否覺得自己正鴻運當頭,所有與他相關的創作彷彿都鍍了一層金?(這個秋冬JW Anderson即將和Moncler聯手推出最新系列)Jonathan對此一笑置之,彷彿現在就來談論他的成功,好像還太早了些。「不管是時尚、電影還是音樂,人們都會透過房間裡的一扇窗戶,對你投以關注的眼神。我覺得如果我站在那個光芒下,好像就很難再前進到別的地方。」他表示,「不要因為舒服就待在原地,永遠都要把眼光放在前方,你懂我意思嗎?」



文章出處: https://tw.asiatatler.com/style/jonathan-anderson-designer-loewe-interview?fbclid=IwAR22KG7OO2p05C5DtVA_PBQNEZoqVMjmjwFdkWUMKGB0Y1NNDbSz_TqVF5w#.X08V4K8NKqs.facebook

■ 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250號11樓之3
02-8771-8681  02-8771-8683
■ 台中市南屯區公益路二段8-1號12樓
04-2319-2048  04-2319-2049
■ 上海市徐匯區天鑰橋路325號嘉匯國際廣場A棟 2112-2113室
+86-21-3363-2278  +86-21-3363-2280